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手机客户端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新加坡狮城论坛

楼主: 暴走的冬菇

[原创] 我在新加坡摆摊的灵异经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11-10-2017 15: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我开始被叫摊主后也开始接触了泰国佛牌,说东南亚的辟邪物件如果不了解这一块是会被同行鄙视的,而如果今天我拿不出料,把蝴蝶牌或者狐仙当成主流来说的话估计会被懂行的呵呵好久。但是我又想一笔带过地做个简单介绍,所以这么说吧,泰国的崇迪,必打,拍劲(药师铃佛),金面佛,四面神,泽镀金,哈努曼,拉胡(罗睺,玩佛牌的都很少人知道拉胡其实在汉译中就是罗睺吧,快佩服我的科普)坤平,坤常,善伽财,蝴蝶,人缘鸟,各类冠兰,各类大师自身牌,各类塔固(符管),巴拉吉(阳神),路翁(转运珠),挡降贝,密摩法刀,魂魄俑,古曼童,路固(小鬼),依霸,马食能,拍婴(早期中文译名为“艮”,现在玩佛牌的估计也没几个知道)。。。。俺都有了解。当然肯定没有全部概述到,但至少能说明俺不是一个说到佛牌就说邪啊,不给力啊的那种纸上论天下的神棍,毕竟我是实打实的在做买卖,如果不了解的话怎么提供服务呢。
吹完牛逼开始讲正主,这次说的是一个在泰国修了17年小乘佛法的僧人转行当白衣后所引出的一哥小故事。主人公叫阿赞玉师父,是我一个马来西亚老哥的年幼玩伴。早期认识佛牌以后我大概也体会过一些佛牌的牛逼之处。通过各种倒买倒卖认识了这位马来西亚老哥,然后和他的一圈佛牌友人又混在了一起,有事没事就是咖啡店一坐一个下午。虽然各个年龄层都有,但大伙都比较佩服老哥看牌的眼光。偶尔老哥也会请师父去他在马来西亚新山的家里做法会,规模不是很大,但有一批死忠粉。尤其是马六甲的一堆人,几乎是每次必到。那个阶段的我还比较不屑的,因为见过的辟邪玩意和各类宝物多了,而且心里也比较成熟的有了自己对灵异世界的构架。所以对于该师父的各类法事都没什么兴趣,总觉得花钱做个法,不管是贴金脸,刺符,鲁士灌顶什么的,还不如买个实在的佛牌还是其他什么的有价值。反正都是为了辟邪求吉祥,这笔账算下来觉得自己还是蛮冷静的。
某一次聊天的时候刚好扯到这个师傅,我就把我的疑问向这堆佛牌友人说了。我说你们有钱请牌不就好咯嘛,干嘛非要做法事,那不浪费嘛。什么都没有就这么给你念叨念叨几句,真的遇难成祥了都分不出是你佛牌的功效还是师傅的能力啊。就在我觉得自己好有道理的时候,其中一位老友C君说了个他和A君的经历,由于都是老朋友的,而且大伙都是这么怪力乱神,我无条件地相信了他的一切,从那天后师父来做法事的话我都开始屁颠屁颠地也加入了行列。

说起C君和A君,两位都是70后末的,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平时做点粮食买卖,乐忠于收集各类佛牌,也对泰国文化推崇有加。一两个月都会跑泰国去嗨皮几天,说得一口流利的泰语。有一次两位跑清迈找老寺庙溜达,在某个小村落里发现了一个非常贫穷的寺庙。两位善信是布施习惯了,而且有钱,很快就被当成上宾。小寺庙穷啊,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玩意来结缘,也没有老一辈高僧留下了的高古佛牌欣赏,但是庙里的老师父还是为两位上宾露了一手。
该高僧修的是观火禅定,具体咋修不知道,但是老和尚能够透过点燃的蜡烛看到一个人的气运,如果这个人身后跟了点什么异界的玩意,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于是A君就坐下了,老僧一开始看第一句就是,你的脸是谁帮你做的 ,非常好,还很亮。光这句话就让A君震惊了,因为A君在两个月前刚给师父贴过金面,心里那个激动啊,觉得是遇到高人了,两位都是。说了以后老僧又告诫了几句就开始看C君了。C君座下后老僧往C君的后面望了会,说道,你背后跟了一个人,长得和你有8成相似,在保护你,你知道缘由吗?C君听后点了点头,那之后就对老哥家的阿赞玉师父赞不绝口了,因为C君佩戴了阿赞玉师父用藤草编的魂魄俑。而师父有言在先,他的魂魄俑是传承自魂魄俑高人阿赞比的 ,没有用到任何阴料坟土,入法不入灵,作用也和普通的魂魄俑有所不同。佩戴久了以后魂魄俑会化身和佩戴者很像的灵体,有任何不好的干扰的话他会抵挡,抵挡不住的话他会代受。从那之后,这对马六甲的哥们就成了师父的死忠粉了。而那之后,只要师父有去马来西亚,如无特殊,我都是必到的。
 楼主| 发表于 11-10-2017 15: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牛牛留学
话说我开始被叫摊主后也开始接触了泰国佛牌,说东南亚的辟邪物件如果不了解这一块是会被同行鄙视的,而如果今天我拿不出料,把蝴蝶牌或者狐仙当成主流来说的话估计会被懂行的呵呵好久。但是我又想一笔带过地做个简单介绍,所以这么说吧,泰国的崇迪,必打,拍劲(药师铃佛),金面佛,四面神,泽镀金,哈努曼,拉胡(罗睺,玩佛牌的都很少人知道拉胡其实在汉译中就是罗睺吧,快佩服我的科普)坤平,坤常,善伽财,蝴蝶,人缘鸟,各类冠兰,各类大师自身牌,各类塔固(符管),巴拉吉(阳神),路翁(转运珠),挡降贝,密摩法刀,魂魄俑,古曼童,路固(小鬼),依霸,马食能,拍婴(早期中文译名为“艮”,现在玩佛牌的估计也没几个知道)。。。。俺都有了解。当然肯定没有全部概述到,但至少能说明俺不是一个说到佛牌就说邪啊,不给力啊的那种纸上论天下的神棍,毕竟我是实打实的在做买卖,如果不了解的话怎么提供服务呢。
吹完牛逼开始讲正主,这次说的是一个在泰国修了17年小乘佛法的僧人转行当白衣后所引出的一哥小故事。主人公叫阿赞玉师父,是我一个马来西亚老哥的年幼玩伴。早期认识佛牌以后我大概也体会过一些佛牌的牛逼之处。通过各种倒买倒卖认识了这位马来西亚老哥,然后和他的一圈佛牌友人又混在了一起,有事没事就是咖啡店一坐一个下午。虽然各个年龄层都有,但大伙都比较佩服老哥看牌的眼光。偶尔老哥也会请师父去他在马来西亚新山的家里做法会,规模不是很大,但有一批死忠粉。尤其是马六甲的一堆人,几乎是每次必到。那个阶段的我还比较不屑的,因为见过的辟邪玩意和各类宝物多了,而且心里也比较成熟的有了自己对灵异世界的构架。所以对于该师父的各类法事都没什么兴趣,总觉得花钱做个法,不管是贴金脸,刺符,鲁士灌顶什么的,还不如买个实在的佛牌还是其他什么的有价值。反正都是为了辟邪求吉祥,这笔账算下来觉得自己还是蛮冷静的。
某一次聊天的时候刚好扯到这个师傅,我就把我的疑问向这堆佛牌友人说了。我说你们有钱请牌不就好咯嘛,干嘛非要做法事,那不浪费嘛。什么都没有就这么给你念叨念叨几句,真的遇难成祥了都分不出是你佛牌的功效还是师傅的能力啊。就在我觉得自己好有道理的时候,其中一位老友C君说了个他和A君的经历,由于都是老朋友的,而且大伙都是这么怪力乱神,我无条件地相信了他的一切,从那天后师父来做法事的话我都开始屁颠屁颠地也加入了行列。

说起C君和A君,两位都是70后末的,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平时做点粮食买卖,乐忠于收集各类佛牌,也对泰国文化推崇有加。一两个月都会跑泰国去嗨皮几天,说得一口流利的泰语。有一次两位跑清迈找老寺庙溜达,在某个小村落里发现了一个非常贫穷的寺庙。两位善信是布施习惯了,而且有钱,很快就被当成上宾。小寺庙穷啊,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玩意来结缘,也没有老一辈高僧留下了的高古佛牌欣赏,但是庙里的老师父还是为两位上宾露了一手。
该高僧修的是观火禅定,具体咋修不知道,但是老和尚能够透过点燃的蜡烛看到一个人的气运,如果这个人身后跟了点什么异界的玩意,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于是A君就坐下了,老僧一开始看第一句就是,你的脸是谁帮你做的 ,非常好,还很亮。光这句话就让A君震惊了,因为A君在两个月前刚给师父贴过金面,心里那个激动啊,觉得是遇到高人了,两位都是。说了以后老僧又告诫了几句就开始看C君了。C君座下后老僧往C君的后面望了会,说道,你背后跟了一个人,长得和你有8成相似,在保护你,你知道缘由吗?C君听后点了点头,那之后就对老哥家的阿赞玉师父赞不绝口了,因为C君佩戴了阿赞玉师父用藤草编的魂魄俑。而师父有言在先,他的魂魄俑是传承自魂魄俑高人阿赞比的 ,没有用到任何阴料坟土,入法不入灵,作用也和普通的魂魄俑有所不同。佩戴久了以后魂魄俑会化身和佩戴者很像的灵体,有任何不好的干扰的话他会抵挡,抵挡不住的话他会代受。从那之后,这对马六甲的哥们就成了师父的死忠粉了。而那之后,只要师父有去马来西亚,如无特殊,我都是必到的。
 楼主| 发表于 13-10-2017 16: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加坡政策”公众号简介
晚睡会使运气低糜,这个案例还得从我福建老家的一个意外事件说起。老家有家亲戚,早年有高人给看过祖坟,说这个坟还行,但是某处高矮要稍微改一下,不然的话会伤到子孙。然而看坟的时候该家庭的几个兄弟都是赚到大钱的大款,而且人丁兴旺,找风水师也只是纯属顺手,就当听了个故事也没做任何改动。过了将近十年,他家孙子辈的都已经20多岁了,在某一天这几个孩子一起出去爬野山露营时喝醉了,两个男的一起从山上滚下去。那时已经是深夜,又是荒郊野外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最终伤重不治。家里一下挂了两个男孙,是谁也接受不来的。于是就开始各种找原因了。
说起这个亲戚,家里有个老太公因为早年品行端正为人义气,去世后据说被封了将军在下面带兵,是有资格受香火的那种阴神。但是家里没有人供奉,也只是当成普通祖先来拜。这是在他们某次家里老人过世时,请过阴的找亡人上来沟通情况时而得知的。后来还刻意换了家过阴的单独请老太公上来验证,听说上来时威风凛凛。(过阴请亡人上来沟通的情况在福建的县城或者村子里是非常司空见惯的事情,包括我自己也在奶奶过世时和家人去请过,准确度非常高,我们一家5个人去的,奶奶上来的时候都能一个一个认出我们是几房第几个孩子,不过是用唱的方式来沟通的)当时这家亲戚家里出了这个事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请这位太公上来问问。
太公上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嚎啕大哭,然后大骂,说几年前人家已经给说过了家里的坟有问题,他们不听。几个中年人被骂得不敢出声,等太公骂完后,其中一个出事孩子的父亲似有点不忿地问太公,既然太公在下面已经当官了,为什么不多看着扶着自己的子孙一点。说到这里太公摇了摇头说到,这两个孩子天天晚上在外面玩到3~4点才回家,白天睡到下午起床,日夜颠倒,个人运气已经被折腾得几乎低到谷底,想帮也爱莫能助啊。又去了野山,这种地方有些精魅也不奇怪,运气不好所以出了问题。后来又把出事的孩子请上来,然而已经没有什么作用,权当道别而已。
那之后,这家亲戚一家就开始对家里的年青人实行门禁,晚上绝不再让他们混迹夜店。后来我把这事和摆摊大爷说了,大爷没有把话题扯到时辰对应经络的高逼格。非常通俗易懂地告诉我,人的身体如果不好,那么整个人带的气场就好不到哪里去,这就是为什么不少病人或者弥留之际的人能看到鬼混。因为气运已经非常低,而不好好按时睡觉乱了生物钟自然会直接导致内部的一些不健康,对身体和运气都非常不好。现在回想起来让我记起了一个动漫的片头:健全的灵魂寄宿在健全的精神与健全的肉体之中。看来即使是有鬼神的帮助,如果自身不处于健全状态下,也不见得能好。
 楼主| 发表于 15-10-2017 15: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狮城网推荐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某个忘年交老流氓身上。这位老哥年轻时是个喜欢骑摩托的新马小流氓,和其他小流氓一样,做尽各种逗比的傻事。比如偷摩托车给丢到湖里去什么的,咳,这不大重要,反正他从小流氓长成了老流氓。他的背后纹着一条龙,屁股上有两朵莲花,一白一红,非常80年代的感觉,去游泳的时候尤其显眼。但和其他瞎混的小流氓不一样的是,他是条汉子,在女朋友意外怀孕后,他就决定不玩了,收心做了个大卡车司机。如今两个女儿都20多岁了,还好性格不像他那么暴躁,还很孝顺,这是他说的。据说当她女儿在叛逆期想晚上出去嗨的时候,被他一记天残脚直接踢回房间,从此不敢再提什么晚上出去嗨,什么叛逆期 ^_^;; 这老哥不但会动脚,还喜欢动嘴,喜欢说鸟话损人。于是被我们几个年轻的戏称“鸟爷”。
鸟爷信佛,也信道,兴趣是骑着他的摩托车到处溜达,说当风拂过他月球表面似的脸皮时,他能感受到自由。他对于怪力乱神的玩意很感兴趣,所以和我就有了共同话题。他有一个佛牌已经带了20多年了,是他早年去泰国寺庙玩的时候顺手捐了点钱的时候,老和尚送给他的,说是出塔牌。出塔牌顾名思义就是从舍利塔里拿出来的玩意。泰国的僧侣会把某些好料底子的佛牌封在舍利塔里,年年各种念经各种加持过个几十上百年。如果寺庙没钱了,需要修修补补,还是扩建,而那个时候如果庙里没有给力高僧的话,就可以把这些封了几十上百年的佛牌挖出来结缘来筹款了。也有些是拆迁的时候发现,以前的老和尚偷埋在某些佛像里面的老牌子,这些都被归类为出塔牌。这类牌子不会有太多的量,但却一直都是信众们追捧的至宝。因为在舍利塔或者佛像里埋藏了这么久,间接等于被加持供奉了这么多年,那是相当给力的加持底蕴。(同理可证上篇的资料里有说到庙瓦之类的佛牌原材料)反正鸟爷带了个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牌子。可惜我看不出是什么佛牌,并不是现在市面上所流行的那种,法相是一尊坐佛,只是早已风化看不出原型。
有一天我开他玩笑,说他的佛牌不值钱,都不知道是啥牌子他还带了这么多年。他听了以后嗤之以鼻道,“年轻人,你懂个屁,林北(闽南语“你爹我”/"老子”的意思)这个是验证过的,法力高强,你们这些摆摊的只会玩市场上流行的玩意,你拿你摊子里所有牌子和我换我都不要,听懂了吗,林北不要。”这个老流氓什么时候说话都是一股鸟气。不过倒是让我听到了个重点,“验证过,你拿刀砍自己了?”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用了一杯咖啡,终于把故事给挖出来了。

话说以前鸟爷家邻居搬来了一家阿三,据说也能请神上身,请的是他们阿三的神。上身后还能说英文,好神奇的感觉啊,而且口碑还不错,不少信众知道他搬家还跟了过来帮忙,于是怪力乱神的鸟爷就去了。因为鸟爷一直以来有个心结,就是不管去哪里问神,神都会告诉他,说他有一笔大财,不过他现在还拿不到,这让他很不爽。因为平时问神这种事都是华人在玩,难得一个阿三的神,就去看看呗,看看他是不是能开挂把不能说的也给说了。
那天去问的时候前面还有几个在排队的,一个一个问了就走了没什么异常。终于轮到鸟爷了,他在阿三神面前坐下后报了个人资料,阿三神抽着烟,一边端详着鸟爷,又闭目了一会,然后就看他好像很捉急又很郁闷地抓耳挠腮。一直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开口了,问鸟爷你家还是你身上是不是有一个古老的佛像?鸟爷家是拜观音的,也是寻常香烛店买了开光的那种通货金身,没有什么古佛。想了半天突然记起自己的佛牌,那个时候刚得到这个佛牌不久,没考虑就拿出来了,递给了阿三神。这时阿三神露出了“哦~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对着佛牌念念有词了一段时间,突然,申请通过,系统连接成功了,所有资料都开始正常下载,防火墙不再阻止访问。一下子就进入算命模式,说着说着,说到最后,给鸟爷来了一句,嗯,你有一笔财,不过现在还不是你的。听到这的时候我都快笑死了,看来神明共享了同样的信息,管你怎么下载,不能开启的他也不会开挂给你开启。
鸟爷没有感到郁闷,反而非常高兴。因为间接通过这个事情,他认为他的这个佛牌是非常给力的,把他的资料保护得很好,那么就意味着保平安辟邪什么的也非常给力了。不过说起保平安,鸟爷只来了一句,我做了20多年的司机,多谢有他的保佑。(不愧是老司机,虽然在得意,却没有失口说出“我做了20多年的司机一次意外都没有出”的这种禁忌)

对于佛牌,我在泰国溜达的时候,有个华人佛牌店老板是这么给我说的。我们又不是流氓,那些打打杀杀不受伤的牌子不需要戴,戴个保平安的才是重点。让所有的负面的事情都远离我们,这才是正确的心态。干嘛非要测试什么开枪卡壳啊之类的,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了。
 楼主| 发表于 15-10-2017 15: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加坡半永久培训课程
本帖最后由 暴走的冬菇 于 16-10-2017 13:39 编辑

说起佛牌来还有一个蛮有趣的小事情,发生在我空手道的老师兄身上。话说摊主以前是学校的空手道主将,04年那会,因为要参加新加坡散打赛事,去了我老师兄的警察训练营里借场地特训。那时我刚接触这些物件,还不是个懂行的人。不过老师兄给我说过的一个经历让我记忆犹新。

年轻的时候,某次机缘巧合,他收到了个绝版的珍藏品牌子,非常开心。刚好那段时间要去泰国还神,就带着这宝贝佛牌去了。还神后到寺庙后面找老僧聊天的时候给老僧一眼看中了,老和尚说这个佛牌能给他的修行带来帮助,但是对于师兄却没有什么特别作用。和尚愿意用他珍藏的一个符管来换。考虑再三后,师兄答应了。于是佛牌换了符管,也就带回家了。后来咨询过老师兄,那个佛牌在当时的价格差不多要1w多人民币左右,但和尚给的符管,却不是那种市场上有明码标价的,主流被炒作的东西。符管呢他就一直别在了腰上。

  有一次他们警局里要打预防针。轮到这个老师兄的时候针头怎么也刺不进身体,护士们都说他的皮太厚,换了几根针头也无效。但刺不进也折腾死人啊,这个时候另外的一个警察提醒,你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老师兄这才想起来符管还在腰上。解下来以后,一针就进去了,看得整个警队都啧啧称奇。

话说新加坡是个种族和信仰非常和谐的国家,摊主的一个朋友在当兵的时候是commander。在他的退伍典礼上,有6还是7大宗教派出了代表人物,认得出的有和尚,道士,牧师,还有一些认不出的宗教代表,一致摆开为他们祝福,场面非常喜感
发表于 17-10-2017 09:54: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狮城论坛官方微信等众多平台
早些年我追过: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些年....

楼主看过吗?
 楼主| 发表于 17-10-2017 15: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加坡翻译公证
染指寂寞 发表于 17-10-2017 09:54
早些年我追过: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些年....

楼主看过吗?

看过,写的很精彩呢,不过我一直都很忌讳排斥阴牌,所以不接触那个东西。
发表于 17-10-2017 15: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
期待 更多更新
发表于 18-10-2017 07:35: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暴走的冬菇 发表于 17-10-2017 15:18
看过,写的很精彩呢,不过我一直都很忌讳排斥阴牌,所以不接触那个东西。
...

嗯,你们是行家,专业选手,我们外行看个热闹
发表于 18-10-2017 07:35: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乐楠 发表于 17-10-2017 15:57
有意思
期待 更多更新

欢迎超版驾到

未经允许转载我站内容属侵权行为。我站保留诉诸法律以及最终解释权。
Copyright © 2001-2019 SGCHINESE.ALL rights reserved.
投诉 & 技术询问
收费广告业务
92336733 1390086
91123922 760737265
【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1:00 - 20:00 / Mondy to Friday 11am - 8pm 】